疯帽子

【胜出】我要辞职!!!

两位建筑设计师的双向恋爱~

瞎写。



  “小、小胜……我要!辞职……”

  盯着爆豪通红的眼睛,绿谷全凭自己鼓了一个礼拜的一下子漏光了。

  爆豪坐在沙发上,退了打得激烈的游戏,把手机扔到一旁:“你再说一遍?”

  “我要辞职!!”绿谷一咬牙,心一横,冲着爆豪胜己吼道。

  爆豪把手交叉,靠在沙发上,盯着绿谷,半晌才懒散的笑起来:“可以,你找到人就行。”


  绿谷出了爆豪办公室的门还没缓过来,摸了把后背,果不其然衬衫湿的都能拧出水来。

  丽日凑上来,担忧的看着明显有些虚弱的绿谷:“怎么样小久?他同意辞职了吗?”

  绿谷心里有些心惊胆战,他刚才被爆豪盯着的时候感觉像是被猛禽类锁定的猎物,为了不让好友担心笑了笑:“同意了,说找到人接替就行了。”

  装作认真工作的上鸣,等两个人一走,脚一蹬把椅子滑倒切岛旁边,私语道:“真的假的,爆豪真能同意?”

  切岛犯了个白眼,侧开身子露出和爆豪聊天对话框,他在绿谷进去之前就问了对方,爆豪刚刚发过来回复:哈,我这里是那个垃圾都能来的吗?

  上鸣抱怨道了句:“闷骚。”


  耳郎从旁边凑过去,小声说:“听说这两位,还是高中同学啊。”


  切岛补充:“确实,我上次在爆豪抽屉里看见了他们高中时候的毕业照片了。”


  绿谷刚从学校出来,他拜托了自己选修课的老师帮忙问一下他有没有学生愿意去爆豪身边工作的。

  导师也发过来了修改好的毕业作业,绿谷咬着吸管,吸了一大口可乐让自子冷静下来。喉咙被可乐刺的生疼。

  上了公交车,工作日人不多,冷气开的很足。老师已经发过来一大段自己作业要改进的地方。觉得自己可能又要熬夜便在心底一阵感慨:“怪不得,都说建筑设计师容易头秃……”

  刚才询问的选修课老师动作也麻利,发来了三个QQ号,绿谷点 开一看,三个里面了两个女生,绿谷又吸了口可乐鼓着腮帮子,等到气泡在口中炸开才咽下去,酸酸的想:小胜真的好福气啊。


  下了公交车,绿谷往自己出租房走过去时,引子打来了电话。


  “绿谷,你今年还要去美国吗?”


  “啊,不去了,今年工作有点忙。”


  “是嘛……你当初高考前不是还去了躺美国吗?我还以为你在忙也要去呢。我帮你机票都定好了呀。”


  电话里传来的是,引子的抱怨。


  “啊,哈哈。”绿谷僵硬的笑了笑。


  “如果不是我那么了解你,还以为你早就找女朋友了呢。你现在就算是拉个男生谈恋爱也好啊。都单身那么多年了。”


  绿谷应付着母亲的抱怨,匆忙挂了电话。


  在敲定好时间后,绿谷就带着自己选定的学弟先过去试用。

  周一。

  上鸣看着为小学弟仔细讲解的绿谷莫名一阵冷汗,凑过去:“我去,绿谷真不干了啊。”

  切岛摊摊受表示自己也搞不懂这两个人。

  耳郎在两个人后面黑着脸,一人给了一巴掌:“好好工作,今天爆豪心情……你懂的。”

  上鸣哀叹一声,趴在桌子上:“神仙恋爱,凡人受罪。”


  绿谷推开爆豪办公室的门,小心翼翼探出头:“小……老板,那个,人找来了。”

  爆豪正在改稿,头也不抬:“进来。”半天才反应过来绿谷刚才说了什么,黑着脸。

  绿谷旁边的男生倒是挺大方的,长得挺白挺清秀的,白衬衫牛仔裤,看上去很干净的。

  “你好。”男生朝爆豪伸出手。

  爆豪把笔放在笔筒里,挑货物一样的上下打量对方,理也没理对方发射友好的信号:“你就找了这个货色。”


  绿谷小声反驳:“他成绩很好的。也是xx高中的!”


  爆豪挑眉,看着对面男生黑着的脸,嗤笑一声心里想:果然是雏鸡。

  “我这里可不是垃圾收容所。”

  “我会教他的!”

  “屁,我可没你教他的时间。”


  两个人一人一句,揪着对方领子大声吵着。吵到最后还是男生实在受不了,拉着绿谷就走。


  上鸣刚开始心惊胆战的听着里面的动静,越听越无语。等绿谷气呼呼的走了后,跟旁边一起听墙角八卦的切岛吐槽:“这怎么越听越像是夫妻之间的吵架。”

  切岛也没想到这两个人吵架能这么幼稚,连两个人上次去实地考察被溅了一身污水都能当成吵架的理由:“emmmmm恋爱果然会让人幼稚……”

  过道对面女生组成的八卦组从开始吵架就开始打赌能吵到什么时候。

  侥幸压中的丽日和耳郎耶了声,击了个掌。差一点就成功的芦户向八百万抱怨:“那个男的干嘛阻止啊!”


  绿谷上了许久不上的微信把两个女生的照片发过去,问上鸣,爆豪更喜欢哪一个。


  上鸣正在和爆豪还有切岛吃夜宵。两个人先来的时候聊到爆豪留学那段时间。打赌爆豪哪里留学。


  上鸣正要开口,放在一旁的手机屏幕一亮,上面显示收到了绿谷的消息。爆豪眼尖看见了:“点开。”


  上鸣屈服了。


  入眼就是两张用了滤镜高糊的照片,再匆匆一看铺捉到两个关键字,“小胜”和“喜欢”。心想:药丸。

  爆豪黑着脸,抢了手机气得打起来字来啪啪作响,回复过去:〔就这种傻d长相的人他那个都不喜欢。〕

  绿谷回消息会的很快。

  〔???〕

  〔他是不是不喜欢女的?这长得明明还可以。〕

   爆豪吧筷子放到碗上,腾出手回消息:〔放屁。〕

  〔清秀男生图片.jpg〕

  〔刚阳男生图片.jpg〕

  〔斯文男生图片.jpg〕

  〔这三个呢?〕

  〔去你妈的。滚。〕

  〔?????〕

  〔小胜??〕


 〔眼睛长到嘴里去了?这你tm都认不出来。〕

  爆豪被认出来有点臊,见对面对面迟迟没来消息,把手机放在自己饭旁边,往面里面大勺大勺的放辣椒酱。拌开,见始终没发来消息。上鸣戳了戳切岛的胳膊,低声问:“他刚才还在笑,怎么突然那么暴躁了。”

  切岛:“网恋吧。”

  旁边过来吃面的小情侣,看爆豪放了一堆辣椒以为不辣,也放了好多,这会儿辣得涕泗横流。

  爆豪不知对谁骂了句:“废物。”

   “嗡嗡嗡!”微信又传来消息。

  爆豪把手机扔给上鸣:“解开。”

  上鸣刚点开,爆豪就急冲冲把手机拿走,生怕他看聊天记录。

  〔我们学院的研究生!!够优秀吗!〕 

  〔图片.jpg〕

  〔小狐狸兴奋.jpg〕


  〔不够,滚。〕

  〔半天就找到怎么一个丑b?〕


  〔你是找助理!又不是找老板!也还要好看还要能力强!〕

  〔想打爆你狗头.jpg〕


  〔啊??!!蹬鼻子上脸了?〕

  〔垃圾.jpg〕
 

 直到结账的时候,上鸣的手机还在爆豪哪里。


  第二天。


  切岛在晨跑的时候接到了上鸣的电话。


  切岛想起昨天爆豪走的时候拿出来的手机,问对方:“爆豪干嘛买两个手机啊。”


  上鸣对这个明显不感兴趣:“我怎么知道,一个办公事,一个办私事呗。”


  紧接着电话里传来兴奋的声音,“不过你知道吗,我终于把爆豪删掉的聊天记录找出来了!!你去群里看!!!”

  切岛刚要问对方你胆子什么时候那么大了,不怕被爆豪知道后捶死吗,就被上鸣兴奋的挂了电话。

  切岛点开消息被一条接一条消息轰炸的群的群。退出去一看群名——“建筑设计工作室群”。

  ——这他妈真是让人流泪的智商。切岛在群资料离开看见了爆豪的头像感觉呼吸不上来了。

  急急忙忙编辑了一条准备发过去,正惊讶群里怎么那么安静,就看见正主已经跳出来说话了。

  爆豪:〔滚。〕

  爆豪:〔今晚加班。〕

  切岛:r你妈嘞:)。



  绿谷在和爆豪深入浅出的网上交流后,在老师发来的一大堆资料里面挑了他们学校跟他同一级的一个女生,成绩比他稍微差一点,但寒暑假都有在一些私人设计室里面做助理。本来已经可以转正了,但是听到爆豪在招收私人助理一咬牙就辞了工作。

  惠里刚接到绿谷电话的时候还有点不敢置信,两个人交谈很顺利。绿谷得知她明天就有时间,想了想早去晚去都歹去,就约了明天上午去。

  因为还没找到人,只能自己先继续当爆豪的助理。掐着时间下楼,绿谷把门口撑着伞,有些含蓄温婉的女子接进来。

  “抱歉,久等了吧。”这几天有点热,绿谷看着惠里热的流汗有些愧疚。心里吐槽爆豪龟毛,一杯咖啡他重新泡了三四次。


  惠里笑了笑:“我租的房子离这里挺近的。”
  

  绿谷详细的给惠里介绍这里简单的布局,最后是进宫面“圣”。
 

 “老板,新来的助理来了。”绿谷推开门小声说。

   爆豪瞪着他,闷声说:“进来吧。”

   绿谷拉着惠里手腕进来后,正要详细介绍对方,就被爆豪抬手打断:“行了,你先出去吧。”
 

   绿谷一愣,低着头想:爆豪喜欢这一款?
 

  “你有男朋友吗?”两个人沉默半晌还是爆豪先开口,他正要嘲讽对方,和男生拉拉扯扯。

  惠里笑了笑,觉得可能会成为自己新老板的爆豪说不定不会讨厌同性恋:“没,但我有一个爱人。”

  “?”爆豪一开始还没明白,脑子一转弯就想通了,只能咽下嘴里的冷嘲热讽。

  正要开口,惠里就先开口了:“你还没有表白的打算吗?”

    爆豪不明所以:“什么?”

  “向您的助理啊。”惠里很自然的询问对方的恋爱情况。


  “关你屁事。”态度极差,一点就炸。
  

 “他好像很仰慕你。”惠里有点抱抱怨,“他可是一路上都是唠叨您。”

  “……”爆豪微不可见的耳朵红了红,半晌才憋出来一句,“是吗。”

  “是的呢。发现你们不是恋人后有点失望啊……”

    爆豪还有些烦躁:你失望了屁。

  “你们看上去很配啊。”  “绿谷君在我们学校蛮有人气,我未来的老板,你要努力啊……”

  “啊?!”爆豪掏掏耳朵有点不耐烦,“废久能有什么人气?”

  “亲妈?之类的,人气吧。”惠里想了想平时自称是他女友粉却时时刻刻操心着自己儿媳的人,有点心虚。

  “切。”  “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找工作?”惠里突然有些不确定了,摊摊手“嘛,本来是挺想来的。但是这个都是大佬啊,就自暴自弃了。”

    爆豪嘟囔:“有点自知之明。”

  “那你们怎么还没有在一起?”惠里凑上去撑着办公桌有些好奇的问。

  “行了行了,你可以滚了。唧唧歪歪的。”爆豪抽出笔,伏案桌上一副要工作了,闲人滚蛋的模样。


  可能是交流时间过长,搞的绿谷都以为两个人看对眼,准备来一发办公室普雷。上鸣内心八卦之魂驱使他装作路过爆豪办公室去茶水间已经第十一次了,门才开。

  惠里礼貌的关上门,扭身就是一副无奈的样子,看的绿谷心一凉,但还是上前热切的询问:“惠里小姐,您,成功了吗?”

  惠里一耸肩,两个人边说边走:“要求太严格,我觉得他可能缺的不是助理是保姆……”

  绿谷一细想,觉得他平时可能真的当得是爆豪的保姆。



  在一番严格的筛选后,绿谷时隔两天又挑了一个人,一个男生。看照片很阳光,笑得露虎牙,还有俩个浅浅的长在一边的梨涡。

  资料发给爆豪一看,觉得有点眼熟,再仔细一看标志性的一边两个梨涡,一拍大腿

 ——这不是上次那谁养在外边的大学生嘛!!!

  爆豪有点生气,一边给绿谷发着:〔你这个废物也只能找到这种货色的垃圾了。〕

  手机屏幕另一端的绿谷一看就知道对方同意了,发了两个表情包过去就把手机一关躺在床上,愤愤的想:梨涡很好嘛,幼稚死了!

  一边向上鸣要来了这个人的qq,点开空间一看。全是扬言要泡自己的傻d说说。爆豪冷笑一声,翻出许久不用的变声器就给对方打过去。

  “呵呵。”

  “??你谁啊,有话说话。”

  “垃圾,明天你敢出校门我就敢打你。”

  “关你什么事?…………你怎么知道的?你是谁?”

  “关你屁事,你和那个几个土大款的事想让你同学知道吗?废物。”

  梨涡有些恐慌,正要求对方不要说出去,就听见嘟嘟两声。左思右想,正要和绿谷发消息说自己不去了,一看时间,凌晨一点半,便按耐住自己蹦哒到嗓子眼的心。


  绿谷如约在门口等人,天气有点热,再加上穿着身笔挺的西装,绿谷没待两分钟就往屋子里面走。

  皱着脸给对方发消息,早上发的到现在也没回。

  楼上的爆豪有些不耐烦的发了好几条消息过去,绿谷应付完对方再看看时间,照着资料上的电话号码打过去。

  没两声对方就接了,绿谷听着有些懒散的“喂”就知道对方睡过了。梨涡也不是故意睡过的,今天凌晨被人威胁过后想了一大堆天快亮了才睡着的。

  梨涡一看对方客气的问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来就知道自己事情办砸了。厚着脸皮对绿谷说:“抱歉,我找到离家近的工作了,就不去了。”

  绿谷还没反应就被挂了电话,气得想摔手机。


  爆豪推了推为了看东西详细配的眼镜,看着垂头丧气的小助理,内心窝火:“人没来?废久就是废物,连找个人都不行。”

  绿谷也正在气头上,平时是个好好先生,一遇上爆豪就想在锅底的水被炒菜时没注意倒上了油,劈啪作响,嘲讽过去:“也是,没人像我一样跳火坑。”

  “老子助理,月薪多少?奖金多少?你心里每个b数吗?那么想走?”爆豪一摔笔,整个人都炸了,“行,那你现在就给老子麻利的滚蛋。”

  绿谷更生气了,瞪圆的眼睛骂道:“我他妈那么努力给你找奴才干嘛?看着另一个人登堂入室?”

  一想到这种画面,绿谷心塞的发现自己连呼吸都有些艰难,喘着粗气,有把领带扯开:“我干嘛放着那么好福利不做,去离职??我脑子进水了?我还不是想和你站在一起?!!”

  “你他妈脑子就是进水了!”爆豪被劈头盖脸一顿骂,“c,你不光脑进水了,眼睛还瞎,你难道看不出老子不想你走吗??”

  “我……”绿谷一愣,刚要骂出去的话伴着口水咽下去,心里嚼了遍刚才爆豪的话。


  有些懵:“你再说一遍?”

  爆豪:这他妈是什么垃圾羞耻play。

  爆豪心一横,拉着对方衣领凶狠的啃上去,犬齿划破嘴唇,渗涌出的血腥味在蔓延,被锁链压抑的感情融入滚烫的血液,奔走相告。


  唇齿间吞下对方的喜欢。


  END.

  妈的,这篇文太烂了。orz

  还长。

 

 彩蛋1.
  绿谷最后如愿以偿辞了职,同年,进入了工作室。
 

  彩蛋2.
  关于上鸣最后怎么被惩罚的。
  当然是加班啦。
  

  彩蛋3.
  吃饭吃到最后,还是绿谷察觉出来主动提出来用爆豪微信号联系的。

  总算是打破了两个人加了微信空白一片的聊天记录。

  彩蛋4.
  为什么绿谷进去一会衬衫就湿了。

  只是因为,爆豪大热天也感觉不到热就没开空调。


  彩蛋5.
  上鸣怎么要到梨涡的qq的。

  学校论坛很万能的。


  彩蛋6.
  为什么绿谷在学校人气那么高?

  一方面是,他的作业经常被人念叨。

  一方面是,他经常帮老师代课。

  在一方面,长相好看。


  彩蛋7.
  为什么想要当爆豪助理的人那么多。

  介绍一下,钻石王老五(不秃头)爆豪胜己。

  介绍一下,白手起家不惧怕资本主义(敢骂甲方)爆豪胜己。


  彩蛋8.

  爆豪胜己高中时期的不良少年。


  彩蛋9.

  惠里怎么看透的。

  惠里女友,心理专业。


  彩蛋10.

  两位高中就暗恋对方。

  后来爆豪留学了。

  变声器是闷骚小号装作打错给绿谷打电话用的,痴汉行为截止到绿谷过来当助理。

  绿谷也悄悄出过国,说是旅游。

2018-08-22
/  标签: 胜出
1
   
评论(1)
热度(83)


圈地自萌,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