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帽子

【雷金】分手(上)

ooc
天然渣(不)金x伪渣雷

心虚。

    "啊,你好烦啊,开个玩笑不行吗?"雷狮把喝完的易拉罐捏扁再扔出去,被砸到垃圾桶的边缘凌空翻转180°接着漂亮的滚了进去。

烦躁。

    "对,没错,开玩笑。"对面的男生有点惊讶,又好像很难过。雷狮恶劣的揉了把他的头发,弯腰凑过去,好像以前一样亲昵。

焦虑。

    "分手?随便你。"夏天的热气扑面而来让人有种窒息感,布料劣质的校服被汗浸透成了一块块,雷狮对这种黏腻的感觉一向喜欢不起来。

恐慌。

    "那很好,希望你不要说出去了。"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垂着的脑袋,有点口干舌燥。下次不要再喝可乐了,一点也不解渴。雷狮这样想。

    啪嗒。

    窗外刚下了雨。
    还是很热啊……
    惊醒后雷狮除了对记不清模糊不清的梦产生的烦闷唯一的感触就是这个了,开了条缝隙的窗户涌出一波一波的热气。左手摸到了床上的手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看了下时间,还早——七点半。

    洗漱完后,雷狮坐在沙发上,打开茶几上面卡米尔买来的馄饨和粥。查了下课表,发现今天没自己的课,又无聊的在浏览器里查——睡姿不好,最近老从床上掉下去。

    粥是白粥撒上几根榨菜。
   
    “怎么那么淡?”雷狮低声抱怨了一句把粥推到一旁就不再动了。

    在看眼手机发现全是些是狗屁答案——比如,你可能有多动症,你在睡着了的时候也会有手脚不停的乱动现象……

    雷狮从颤颤巍巍看上去快要承受不住馄饨重量的塑料勺子上连汤带馄饨一口吸下去。飞快的解决掉满满一碗的馄饨。

    闲着也是无聊,打了盘王者排位,发现自己掉段掉的有点厉害。两局以后气的差点摔了手机。

    ——平常干嘛来着的?雷狮趴在桌子上,眯着眼,野惯了的猫偶尔也有放松下来的时候,大脑花了很长时间去想这个问题。

    雨转小转停。雷狮突然从椅子上弹起来,开了手机把一边输入语音一边在电视机下面的抽屉翻找东西。
   
    "喂,飙车吗?”

    凯莉的声音从手机里穿出来,没开免提却极其富有穿透力,金一遍敷衍的冲着电话那头应声,一边随着人流下了地铁。
   
    ——没想到周二大中午的人还那么多。金抹了把冒汗的脑门想。凯莉对他恋爱情况的询问更加让金注意力分散。

    金等着红绿灯躲着树荫下,无奈的回答电话里面一遍两遍三遍重复着的问题:"就是……不合适啊……"这个问题他在纳闷,想了两天的原因,什么他喜欢的我不喜欢,三观不合,归根结底就是不合适嘛。
   
    凯莉顿了顿戳抱枕兼靠垫的小鳄鱼没塞棉花软踏踏的手,听到这个回答哼唧了两声:"行了吧,你有这个自知之明就好了,当初就说你们两个处不到一块来。"
   
    金无奈的笑了笑,扯开话题:"那个,论文,凯莉……"
   
    凯莉简直要被他气笑了,一下子就领悟到了那后半句:"十点,图书馆,一会再去吃个饭,你可不许逃啊!"
   
    金被对面的阴森森的语气弄得莫名其妙有点心虚:"当然当然!"
   
    挂了电话还有些纳闷。

    ——自己什么时候逃过了?
   
   
    凯莉刚把伞收起来就头疼的看着跳起来挥手的金,冷静的想——现在还走来得及吗?
   
    金从座位上飞快蹭到凯莉身边,讨好的笑笑:“那个……”
   
    凯莉从一沓子便利贴上撕下一张贴在金的脑门上,没好气的说:“走啦,不然书都被借完了。”金从额头上撕下便利贴,颠颠的跟在凯莉后面。
   
    把便利贴递给图书管理员,金趴在台子上冲代办卡米尔打了声招呼:“嘿!你也是学生会的吗?”
   
    卡米尔:“嗯。”
   
    金:“……”
   
    卡米尔:“……”
   
    金:“……啊,对了,这些书都有吧!”
   
    卡米尔:“都有。”
   
    金:“……”
   
    卡米尔:“……”
   
    金有点怂,看了眼旁边玩手机的凯莉,凯莉倒是自觉早早的戴上了耳机好像没看见两个人的尴尬。
   
    图书馆不能大声喧哗。安安静静的气氛让金差点淹死在这片尴尬中。
   
    ——这种和前男友分手遇上了他弟弟的致命尴尬是什么鬼??
   
    卡米尔把打印好的纸从打印机上拿下来,冲金说了声:“好了。”金松了口气接过纸,拉了下凯莉的衣角,凯莉还以为能看见什么小言画面,觉得没劲跟在金后面玩着手机,和金一前一后的离开这里。

卡米尔那这手机冲两个人有些亲密的背影拍了张照。点开微信,冲着闹腾的群里勾选了这张照片,再按下确定。
   
    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闹腾的群里其实也就四个人,一个佩利一个帕洛斯,还有就是他自己和雷狮了。
   
    雷狮刚从车上下来,没顾得上看手机拧开一瓶矿泉水就往头上浇。放在旁边的手机因为来消息一直在两者屏幕和震动。
   
    “老大,你和那个金发小子是分手了吧!”
   
    “干嘛?”雷狮不耐烦的看了眼佩利,捞起旁边的手机划开微信群就看见一张图片,发送人是卡米尔。
   
    佩利照着帕洛斯私聊发给他的话读:“卡米尔看到他和一个女的走的很近,帕洛斯说,他和那个女的关系很好,从初中到大学都是朋友。”
   
    “关我屁事。”雷狮骂了句,把手机扔到车上。坐在车里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对劲,骂了句脏话,在微信上问卡米尔有没有吃饭。
   
    【没。】消息回复的到时很快,雷狮开了车窗问佩利,“去给卡米尔送午饭去。”
   
    佩利应了声,回复帕洛斯:【雷狮老大和我去给卡米尔送饭。】
   
    【。】
    【你问雷狮,我能去吗?】帕洛斯打定主意是要凑这个热闹。
    佩利一边回复对方,一边问雷狮:“帕洛斯能去吗?”
   
    车遇到了红灯,雷狮嗤笑一声:“他去不去关我屁事,图书馆又不是我开的。”心里的焦躁愈发强烈,这几天他的脾气越来越暴躁,想干什么又提不起精神来。
   
    佩利哦了声,回复帕洛斯:【感觉雷狮老大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了……比我前女友每月来那啥的时候都暴躁。】
   
    【呵。】帕洛斯还有后半句没敢发出去,怕佩利说漏嘴,他心里想——可能你家雷狮老大错过这个就要孤独终老了,能把不暴躁吗?
   

    金倒是对他前男友目前的情况一无所知,他现在就想把自己淹死在知识的海洋里,苦中作乐的想——好歹让自己的教授知道布置那么多作业的后果,造福一下未来的学弟学妹们。
   
    金出门特地带了副耳塞,来自凯莉大佬的安利,好用到现在他感觉自己好像失了聪。
   
    凯莉戴着耳塞靠在金身上刷贴吧,最近的加精帖子是雷狮出现在学习西门,据帕洛斯透露说是来给卡米尔送饭副。
   
    凯莉秉着看热闹的想法联系上了微信里落灰的卡米尔账号,开门见山的问对方:【你让雷狮过来干什么?】
   
    【送饭。】卡米尔抱着手机回复的很快。
   
    【。ok】
   
    凯莉看了眼时间小声问金:“你饿了吧?都下午一点多,快两点了。”
   
    金无动于衷忙着跟论文奋斗。凯莉拔下金耳机,凑到他耳朵旁边,咬牙切齿的问:“吃饭去了!!”
   
    金看了眼书:“可我还没写完论文啊……”
   
    “那你把书借回去看。”
   
    “宿舍太闹腾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吃完饭再来看!”
   
    “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金感觉凯莉不太对,平时都是自己饿的要死拉她去吃饭,凯莉哪里会那么积极主动热情的拉着他去吃饭?
   
    凯莉犯了个白眼,把贴吧飘红的贴子给金看,金倒是没心没肺:“他是给卡米尔送饭的,又不是来找我。”
   
    “……”凯莉气得差点爆粗口。
    ——合着自己白担心这小子敏感脆肉的心受伤了。
   
    金想了想,觉得不太对。如果是遇上前男友的剧情的话会不会太尴尬了。
   
    “要不我们还是去吃饭吧,对上的话太尴尬了。”
   
    凯莉冲他点点下巴,无语的说:“晚了。”
   
    金一回头,隔着玻璃门就看见显眼的几个人,脑子好不容易转的快了回:“那我们直接走好了,下午再来。”
   
    两个行动派很快就把书放在规定的书架上。两个人一出门就遇上雷狮三个人。金摸了摸鼻翼,有些怂的接过凯莉递过来让他打着的伞。
   
    金还在思考要不要和ex打个招呼,雷狮就目不斜视的走过去,拎着的烤肉差点让金没脸没皮的贴上去讨食。
   
    凯莉搜完周边的饭店,戳了下金的胳膊:“毕竟是你请客,那就你决定一下去哪里吃。”
   
    金饿得半死还是坚持的冲凯莉抓狂道:“我都请客多少回了!!你请客!”
   
    “这家吧。”凯莉挑选好饭店举到金面前,一抬眼笑的灿烂,“不满意?”
   
    “……”金委屈巴巴的看了眼支付宝里面的钱,只能含泪答应。
   
       图书馆里的卡米尔一打开盒饭就看见里面大块的肉,无语的对雷狮说:“大哥,你买错了吧……”
   
     雷狮收回盯着两个人背影的视线,把另一份递给卡米尔:“我最近换口味了。”

    佩利大大咧咧的开口:“我还以为老大你和那个金发小子待久了口味也变了。”

    雷狮一僵,扒拉了两口饭才发现自己最近到底哪里不对劲。先是睡觉开始抱着东西睡,再是不喜欢喝可乐酒,好久没去飙车了,连烧烤最近都没怎么吃。

    “艹……”雷狮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可能是载了。

——tbc.
 

   
评论(2)
热度(75)


圈地自萌,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