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帽子

【轰出、胜出】妖妃与佞臣

  明朝制度背景,历史架空的沙雕宫廷文。

  不性转,但恶搞,勿当真。

  佞臣指会怕马屁的人,这里指轰焦冻与绿谷亲近所以被人猜测。



  正文:

  太和六年,天下太平。

  可据野史记载,妖孽宫廷,皇帝心软,偌大的宫廷被强行分割——一波以掌管后宫,手握虎符的妖妃为首,另一波是内阁首辅主掌的文人。

  妖妃有个好名字是,爆豪胜己,听上去倒是似江南水乡般是女子温婉。

  可听这位经历就知此女绝非池中之物。前朝皇帝昏庸治国,沉溺于修道荒废朝政,奸臣当道,错杀爆豪一家数十口人,却因爆豪一家作为开国元勋留下一根独苗12岁爆豪胜己一头栽进了兵部。

  且不说当时女扮男装骗了圣上,咱就来说道说道爆豪胜己是怎么又和现在的皇帝一见钟情了呢?开头就先说,爆豪胜己幼年丧双亲磨了菱角,这便使得他短短三年——16岁——就当上了兵部左侍郎,巧的是当时的右侍郎竟是后来的内阁首辅。

  其中也有当时兵部尚书的赏识和庇佑才逃了奸臣的眼,但不料却被身边小人告发,举步维艰穷途末路,爆豪一家的铮铮傲骨岂能被歹人羞辱,爆豪胜己一气之下上书请求上战杀敌——这便有了未来将军的开始。

  再说那位内阁首辅——轰焦冻,不可谓不是个奇人。生于世家,父亲得皇上宠信却是为浩然正气的将军,虽说年幼拔山扛鼎,六岁就能拉弓三石,却不愿世袭继承,15岁被父亲塞进来军部扶摇直上成了右侍郎。

  却一声不吭辞了职又参加了童试,隔年年赶上了乡试中了“解元”,次年三月又拔得头筹成了“会元”,可惜的是,当时那奸臣怕这位风头太盛又怕得罪轰焦冻的父亲,当年便没了状元。这般如此,轰焦冻从但是就成了京城名噪一时的公子了。

  更让人唏嘘的事情在次年春季就冒了头,似乎是春至还是春分时,大街小巷街头巷尾都在讲着似真似假的话——有人说,轰家家主已经把轰焦冻逐出家门;也有人说,轰焦冻为了不杀敌拒绝了世袭继承;更是有人揣测,轰焦冻对奸臣这个决定不满,认为自己有实力拿到状元……但总而言之,这位在此事之后十一月就宣布了要归隐山林。

  话说回来。

  这爆豪是如何和当今圣上绿谷出久扯上关系呢?我们且说圣上,圣上是前朝皇帝西北前往山东一度风流留下来的,哪趟虽说浩浩荡荡打着寻找“道教发源地”的名号,当真说找出来了个什么那才奇怪呢。这么大个人,前朝皇帝硬生生隔了十年才想起来——圣上童年坎坷,六岁丧母,被骂丧门星,寄人篱下,十岁想起来十一岁才正式在族谱上留了名。

  虽说回来的晚,但该少教的还是要补回来的,巧的是当时太傅便是爆豪的父亲,也是那时,圣上才结识了爆豪胜己,这便有了众所周知的事——圣上与爆豪胜己自幼相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当年太傅私下对年幼乖巧的圣上分外欢喜,常跟前朝皇帝请示带入府邸中授课。

  说是授课,但其实常有府中奴才传言道,“小皇子被爆豪家的大公子带的连学习的心情都没有了,整日疯玩下河摸鱼上树捉鸟,春日踏青秋日赏枫,抵足而眠和衣而睡。”由此可见,这两位关系多好。

  当年的小皇子得知爆豪一家要被满门抄斩,冬日大雪连跪不起,在西苑门前连跪三天三夜昏厥过去才让爆豪一家留下来血脉。等到爆豪胜己从军之后,又有百姓说:“我在城门口下做伙夫的时候亲眼看见,爆豪将军第一次去战场时,圣上还在城门口给他了母亲为自己求来的保平安的香囊。”

  这个说法是大多人都证实了的,当年爆豪胜己大胜蛮夷,连夺三座城池,被前朝皇帝封将军胜利归来时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见了没藏住的红色香囊,离得近的人更是看见了上面绣着的“平安”——不过也有人说,这个字绣的丑保不准是圣上绣的呢。

  再说那归隐山林的轰焦冻。这位先生自先皇服下无名道士的“灵丹妙药”暴毙,太子匆忙成了皇帝却更加昏庸误国,荒淫朝政,宠信宦官,奸臣当道。当时还是亲王的绿谷出久不忍百姓于水深火热中生活,再加上内忧外患,暗中前去拜访轰焦冻。

  轰焦冻慧眼识珠,两人谈论三天三夜,闭门不出,才让圣上有了造反的想法。七天之后,三位——连同爆豪——从圣上当时的封地(主要在甘肃西安这一块)开始造反。

  战争持续了三年,幸圣上从被授予亲王时就不喜铺张浪费才能让这场反持续下来,幸爆豪胜己被封了将军手握大部分兵权,幸轰焦冻出谋划策使得民心所向。

  但要说三人的恩恩怨怨可谓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尽。大到文武百官,小到从村里拉着一车柴到京城里卖的农夫都能说个亦真亦假的一两点。

  曾有爆豪胜己手下的三个士兵醉酒后无意中说到:“当年断草断粮的时候,我曾看见圣上进了军师账中讨论军情,直到后半夜熄灯也不见圣上出来。”

  “这算什么将军在圣上登基后大胜蛮夷,当时圣上就藏在将军账中,一时欣喜跑出来被我看了个正着,将军那天次日中午才出来!”

  “我说将军那次打了胜仗怀里藏了个人还黑着脸——原来是怕自己小情人被别人看了去啊!”

  “呸,将军那副狗脾气,只要军师才配得上圣上好吗?当年军中打擂台,毫不留情连圣上都被激起了脾气。”

  “哈,轰先生虽说才高八斗,但儿时情意岂能说断就断?你是没看见,将军点着油灯给圣上补衣服!将军好友不是还说过,将军还为了圣上去学做饭吗?”

  连从宫里面出来都宫女也跟别人说过这三人,说的活灵活现的:“我曾经在御花园里面扫地的时候,就看见首辅大人冷着张脸去圣上屋子,圣上就跟在首辅大人的身后。之前我听路过御花园的嬷嬷说了,昨日贵妃在圣上屋子呆了一晚,弄的圣上第二天晌午才出的门,路都走不直——妖妃误国啊!不过这两位也是直到傍晚才有送饭送菜的宫女送往圣上屋子里”

  京城里的夫人们也曾聚在一起讨论这三人,就有人描述着之前她在庙里常住抄经书的时候恰巧碰见过:“我家里的那位吃斋念经还要我跟着一起,我啊就在庙里看见过圣上。别看外面话本说的圣上多英俊,可我看着就感觉跟我儿子差不多大。倒是贵妃英俊潇洒身长八尺,压在圣上身上比的圣上跟女子一般。”

  “我先前也看见了贵妃,太过孟浪,光天化日之下就把手伸进圣上衣襟里——这还是在佛祖眼皮子下面啊。吓的我看都没眼看就往草丛里面躲。”

  “说起来首辅大人可真是英俊啊。上回就见到首辅大人和圣上并肩在亭中下棋,连圣上似乎都看不厌这幅皮囊红着张脸,抖着手下棋。”

  预知后事如何,请订阅作者下本书。



  END.

  沙雕小说,重出江湖。

  看你们啊,要不要让我写下集。
(ps:杏园和探花使是唐朝的,第二名是榜眼。探花使是同榜进士里最帅的两位。)


  彩蛋:


 

  1.

  一日早晨。

  爆豪贵妃借口压着绿谷圣上:“你说,是不是你穿出谣言说我是女人?”

  “我不是!你先把手拿出来,我还要去参加早朝。”绿谷红着脸眼泪汪汪。

  “那我还错怪你这个废物了?……”绿谷看着爆豪觉得还有后话。爆豪把手往里伸了点:“那没办法,我的官都让你这个昏君给弄没了,又看你这幅ji渴的模样,只能给你点补偿了。”

  “早……早朝。”绿谷抖着声音。

  “还有那个阴阳脸。”

  于是,早朝误。

  于是,百官道:“妖妃误国!”

 

 

  2.

  轰焦冻拿出钱给一个小兵一号:“你去,找个人喝酒,然后把我和绿谷的关系传出去。”

  小兵一号拿着钱高高兴兴的找了小兵二号。

  另一边,还没当上贵妃的爆豪把钱给小兵三号说:“垃圾你给我想办法把我和废物的关系说出去。”

  小兵三号拿着钱慌忙出了屋子,装上小兵一号和二号,一问,他们去喝酒,心生一计:“我能跟你们一起去喝酒吗?”

  于是,三位小兵喝酒穿出三角恋情。

 

 

  3.

  爆豪懒得当官——主要是每天不光起的早上早朝,他这个将军上完早朝还要继续午朝。自己有没事情报只能干站在哪里,无聊至极的爆豪决定辞官。

  可以想,自己一辞官,怎么追那个小废物。

  秉着船到桥头自然直的爆豪一辞职就和当今圣上同吃同住其乐融融。轰焦冻暗中令人放出爆豪将军这个女子,并且圣上打算娶。

  本来轰焦冻打着,爆豪这个人的自尊心绝对不会让他继续待在宫里了。可爆豪得知后当晚就压着圣上,威胁他说,自己一个男子的清白都被他给玷污了,要他迎娶自己过门。

  圣上日日夜夜被威胁,苦不堪言,只能十里红妆娶了过门。

  


  4.

  一日下了早朝。

  首辅进了宫门,准备和圣上讨论宫里要增加一些嫔妃。

  讨论激烈,关上大门还听的到声音。除了送进去了晚饭,门就没开过。圣上第二天出来,抖着腿,依然坚定自己的想法——后宫不准备再添人。

  宫里唯一的人,也在这件事上面下了功夫。具体体现在,圣上那个月三天两头不理朝政不参加早朝。

  
  

  【更多彩蛋懒得写了……】

   
评论(4)
热度(77)


圈地自萌,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