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帽子

【胜出、轰出】动物相机

  动物相机:一种个性,有这种个性的人能让“被拍带着贴纸的照片到就会有动物的一部分形态”的功能。

 


  正文:

  1.

“是个性的原因吧。”

“绝对是个性!”

  A班角落里聚集了班上所有的女生,扎堆在一起窃窃私语,偶尔会朝教室前面三个人投去目光。

  待在教室前面的三个人之一的绿谷夹在剩下两个人——爆豪和轰——中间苦恼的要死,心想:不是说好要讨论一下现在的情况吗……

  轰焦冻面不改色,搞得捏着绿谷的敏感点试图把人弄得可怜兮兮的不是他一样。爆豪掏掏耳朵和轰错开目光,低下头飞快的揉了两把绿谷藏在头发丝里的耳朵。

  轰(不是很开心):不是说耳朵根哪里揉着会让人喘气的吗。


  2.

  没错,就是耳朵!

  说来也奇怪,绿谷一大早就醒了就发现自己又多了对“耳朵”,小小的一对藏在头发里。没什么感觉,还是自己早上梳头的时候不小心被碰到才发现的。

  本来想瞒过去的,然后自己放学或者中午的时候再去治愈女郎那里看一下的。

 反正,不影响平时的生活嘛。绿谷吐出漱口水摸了吧没什么感觉的耳朵。

  绿谷没看见平时和他一起吃早饭的轰,想了想编辑了条短信发过去,对方依旧是秒回。虽然对轰君已经吃过早饭的说辞有点不相信,但绿谷也没继续追问下去。只能先与饭田和丽日吃早饭。

  本来认为一天会平静的过去的绿谷。没料到,丽日在出饭堂的时候朝他脑袋摸过去,速度之快让绿谷始料不及。对此,丽日只能无奈:“喂喂,不管是谁一个早上吃一口饭摸一下脑袋,喝一口汤摸一下脑袋都会怀疑的啊。”

  无奈之下只能贡献出自己的耳朵给一大堆好奇的女生玩。开始倒也没什么,越到后——可能是心理作用——绿谷觉得自己的耳朵变得越来越敏感,最后一个女生是姗姗来迟的耳郎,揉了两把,绿谷整张脸又红了一度

  切岛和上鸣吃完饭凑上来,问绿谷:“你过来的时候有看见爆豪吗?他似乎没来吃晚饭。”

  “啊?”绿谷脸上稍微褪去了点红,有点好奇,“你没去他房间找他吗?”

  切岛摊手:“没,刚才吃法的时候微信上问他,他不让我去他房间。”

  绿谷开玩笑:“小胜说不定也长了耳朵不好意思出来。”

  “嗯……”切岛认真的在想爆豪不好意思的可能性。

  绿谷摸摸了自己头上小巧的耳朵,和切岛面面相觑:“不可能的吧……”

 “哈哈……哈”


  3.

  没想到的是竟然被绿谷一语戳中。

  更没想到的是,轰焦冻竟然也长了朵。

  绿谷还没进教室就听到了爆豪和轰吵架的声音,从后门进去提前到教室的切岛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绿谷,你……你去劝一下吧。”

  绿谷满脸问号:“???”就被毫不留情的同学推了出去,一抬头就看见吵的激烈的两个人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安静下来,用诡异的目光盯着自己脑袋。绿谷怂怂竖起来头发丝里的耳朵,呆了一会不敢置信的盯着面前两位头上的耳朵,又大又显眼。


  4.

 

  早上从群里看见绿色发丝里面小巧的耳朵后,轰和爆豪之前就有一股莫名其妙的火药味啊。来自不知名的啊班人士

  率先上手的是爆豪选手。

  只见爆豪选手快很准的摸上了目标的左耳朵。

  轰选手不甘示弱瞄准目标的右耳朵上手。

  绿谷耳朵被两个人又是揪又是揉的生疼,黑着脸把两个人按到旁边的椅子上,一只手一个耳朵手法比两个人好不知道多少。

  爆豪耳朵红了红,有点控制不住想蹭绿谷的手,控制了半天忍不住一巴掌打掉绿谷的手怒气冲冲的回到自己位置。

  轰正经蹭了蹭绿谷手心,连猫耳朵尖都舒服的动了动。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我只是很诚实的遵从了自己的内心。

  很无辜,很正经,一点也看不出想要xxoo的内心。

  上鸣看得目瞪口呆:“猫……果然是猫吧……”声音飘忽,一旁的耳郎扯扯嘴角小声说:“喂,你说出来自己的内心想法吧。”

  八百万高深莫测:“仓鼠和猫。果然是爱情啊。”


  5.

  爆豪咬牙切齿了一整天,内心怒骂轰焦冻臭不要脸。

  连自己的本能都控制不好,枉为人类!爆豪冷酷的看着抱着绿谷撒娇不丢手的轰焦冻,内心很生气。绿谷欲哭无泪,没忍住又抖了两下。

  治愈女郎和蔼的笑了笑,把打印出来报告递给中间的绿谷,慢声细语道:“打印的纸不够,只能打印这一份,你们先凑活着看一下吧。”

  绿谷点点头冲治愈女郎道完谢,才和凑到眼前的两个脑袋并排看。

  报告很详细的介绍了这个个性,有点繁琐,大致可以分为——

  “‘动物相机’,一种较为少见的网络app虚拟动物贴纸转化为真实的个性。1.并不受个性拥有者的控制;2.中了个性的人会带有一部分动物器官,随着时间增长会越来越敏感并且代替之前器官;3.个性时间不固定(目前已知最短为三个小时,最长为三天),动物器官如果慢慢触感消失代表个性快要消失;4.消除个性方法未知。”

  绿谷抱着手机,嘴上自言自语手下打字飞快。

  “……”

  爆豪:“这种弱鸡个性也要做笔记??不会有对手有的吧?”

  绿谷抓抓蓬松的头发:“这种个性很少见吧,想着先整理一下。”

  “不受控制啊……”轰焦冻手指敲击着桌面,“那找到对方也没什么用了吧?”

  “确实有点苦恼啊,这可能是对方无意识的拍下来了。”绿谷发表自己看法,“毕竟一直很流行那种——带着贴纸——的相机吧。”

  “论坛上也有很多照片。”轰焦冻赞同这个观点,“这种个性检查的时候很容易遗漏吧,有的甚至可能一辈子都发现不了自己会有这种个性吧。”

  “可能是,双个性。”爆豪胜己看了眼轰焦冻显眼的发色开口。

  绿谷:“如果是不爱拍照的男生的话,那可能真的一辈子都发先不了了哈。”

  治愈女郎笑眯眯的拎着整理好的简单小挎包,嘴上却毫不留情的赶人:“没事情的话记得要吃晚饭哦,老婆子我还要去陪孙女呢。”

  绿谷不好意思的站起来,朝对方鞠了个躬:“麻烦了!治愈女郎!!”

  “很感谢你的帮助。”爆豪。

  “很感谢您的帮助。”轰焦冻

  “啧。”

  “切。”


 

  治愈女郎:太幼稚了吧,高中男生。


  6.

  绿谷把擦头发的毛巾挂在钩子上,出了浴室,折好自己明天要穿的衣服,穿着睡衣端坐在书桌前。

  “嗯……真的是没想到啊,就连小胜和轰君那么厉害的人都中了个性——果然是无意识出发的啊……猫的话,黏人和傲娇……啊,果然习性什么的会带一点啊。”绿谷在纸上面写着,一边断断续续的抱怨着,“轰君一天都很黏人啊……但是,果然,鼠类还是改变不了怕猫的天性啊……今天一天都快要被吓死了……”

  “说起来贴纸的话,猫的贴纸占了很大比例吧……不过,话说回来,幸好只是有两只耳朵……如果贴纸进化到还带翅膀不是要死了吗,衣服都穿不下去了……这样一来还要感谢软件开发公司了,没有贴纸是天鹅等鸟类。”

  “女生对动物果然抗拒不了吧,又不是只有我一个有了耳朵——是对那两位的惧怕吗!?但没想到,小胜和轰君对耳朵也那么感兴趣”

  “……品种的话……为什么小胜回事白色的啊??这种反差也太可怕了吧?!而且掉毛太严重了吧!我桌子上面全是白色的毛了!!如果轰君是白色的话,一边就看不见了吧……黑色的太明显了吧——虽然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气质。”

  “……希望这个贴纸明天就可以消失了!!”


  7.

  绿谷看着镜子里面自己心想:这个样子,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也算是消失了吧——不,是消失过吧!!

  把漱口水吐掉,小心点碰了碰自己的耳朵:很好!目前还没有什么感觉!

  穿戴好出门的时候,绿谷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带了个帽子。耳朵竖起来碰到了帽子内部的线条,照了下镜子发现没什么异常。

  “你这样子反而更引人注目吧……”丽日把饭咽下去一站见血,“让我摸一把。”

  绿谷悄悄把帽子掀起来,丽日毫不客气的把伸进去揉了两把,悲哀的想:自从知道了自己竞争不过以后,自己已经成功荣升到女闺蜜这种万年备胎上面了吧——不过手感真好。

  绿谷张红脸:“这、这……”

  丽日余光瞄见一只脚跨进大门的爆豪,这才住手,对刚才的手感有些意犹未尽:“你这次是什么?猫?但这也太大了吧。”

  “狐狸吧。”绿谷。

  丽日眼睛一亮:“红的吗?”

  绿谷面无表情:“黄的!”

  “哦。”

  为什么听你语气那么失落啊!!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丽日示意绿谷往旁边看,绿谷有种不好的预感往丽日目光的方向一看就看见爆豪迈着大步往自己方向走。

  绿谷压了压自己的头发。“废久你是弱智吗?”爆豪跨坐在绿谷旁边毫不留情的嘲笑。

  “小胜你耳朵已经没有了吗?”绿谷有些激动的扒拉着爆豪的头发,查看里面的到底有没有耳朵。爆豪掌心发出爆裂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绿谷心里美滋滋的想:那我还能变回去!

  爆豪一把把绿谷的帽子掀掉,嘲笑:“果然是废久又中了个性。”

 

  丽日默默吐槽: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你能把手先松开吗。


  8.

  意外的是,虽然爆豪的没有了,但是轰焦冻的还在上面。

  “啊……这也算是心想事成吗?”上鸣用胳膊肘戳了一下轰焦冻的胳膊,挤眉弄眼看向对方。轰焦冻点头。

  上鸣无语:“意外的诚实啊。”

  “哈,他一直这样子的好吗,要不不回答要不就说实话。”耳郎把书卷起来敲了上鸣一下,“先别管对方,你作业呢,笨蛋!”

  轰看到绿谷眼睛一亮,上前询问:“耳朵还在对吗?”

  绿谷有些难以启齿,先是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旁边的丽日翻译:“绿谷君的耳朵变成狐狸了哦!超大的两只!”

  “我能看一下吗?”

  “……”

  “真的不能吗?”可怜。

  啊啊啊啊!!真的是无法拒绝啊!

  “啊啊,轰君你要看就看吧!”绿谷自暴自弃的把帽子掀开来。

  

丽日:?????昏君和妖妃吗????

 

  两只相比较普通狐狸大两三圈的耳朵腾地一下展开,轰焦冻揉了揉耳朵尖:“手感很好啊。”

  耳朵抖了抖,绿谷红着脸:“是……是吗。”

  “嗯……”

  爆豪打断轰焦冻:“你们当我不存在是吗??阴阳脸你现在最好把手松开。”

  上鸣戳了戳切岛小声说:“哇,情况不妙啊,你要不要先去叫一下老师啊——为了接下去的争风吃醋。”

  “你觉得老师能管得了吗?就算管得了也不想管吧。”切岛说,他又指了指绿谷:“你还不如去恳请绿谷让他来想办法。”

  上鸣说:“让争风吃醋的源头来解决吗……”

  切岛说:“肯定能好好解决的吧。”接着他又朝绿谷喊:“绿谷——他们两个交给你了!再打架的话后果可能就是退学了!”

  绿谷欲哭无泪的看着因为好奇心和八卦,宁可待在第一案发现场也不愿意离开教室——而不断往教室后面退——的人。丽日在旁边比了耳朵,不断示意。绿谷点头表示明白。

  稍微转了一下身子,绿谷拿起爆豪的手放在自己没人要的左耳朵上,因为羞耻揉杂着哭腔:“你要摸摸看我的耳朵吗。”

  丽日: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想让你萌混过关而已!


  9.

 

  中午。

  一楼楼梯转角处。

  耳郎(严肃):“八百万,有办法了吗?”

  八百万(皱眉深思):“目前还没有,不过所有的办法都需要有人引开那两位。”

  丽日:“不可能的吧!!他们两位现在已经到了上厕所都要一人拉一只手的地步了!!”

  耳郎(沉重):“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叶隐(捂胸口):“我是不会脱光了去摸了,想都不要想了好吗……”

  梅雨:“小响香,竟然这样子的吗……”

  芦户:“嘿嘿嘿,毕竟叶隐酱的身材超好的啊!超可惜见不到叶隐酱的裸体啊。”

  耳郎:“啊啊,我真的就是班里胸最小的了!——不,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引开!引开爆豪和轰的办法!!”

  八百万:“各位,还是先安静一下吧。还有半个小时吃饭时间就要过去了,我们错过了的话可能就再也摸不到了。”

  叶隐槽道:“对的啊……这次那两位可能真的要住在绿谷宿舍了……”

  耳郎(胸有成竹):“我们可以这样…………”


  10.

  绿谷抖了抖耳朵,总觉得有种奇怪的感觉。

  具体是哪里,他又说不上来。耳朵去不可控制的又抖了两下。丽日和芦户挽着手,低声议论然后在突然大笑,看上去是刚吃完饭的样子。

  “哦对了,轰君,别的班有女生找哦。”丽日路过的时候似乎是突然想起来转头对轰说。

  “真的是,光羡慕都能让峰田死掉的池面啊。”芦户说。

  “我目前是不会找女朋友的。”轰焦冻抿起唇角,搓了两下皮毛光滑的狐狸耳朵。

  “心上人吧……果然有心上人了。”丽日侧过脸低声个芦户吐槽。

  “但是,拒绝的话还是要去当面拒绝的吧!那个女生在教学楼背面小树林里等你了!”芦户不由分说的把轰焦冻推到教室门口,“真是的,你要是不去的话,又要怪我没有传话了。”

  比以往都要强势的芦户一口气把委屈的还等着绿谷挽留一下的轰焦冻退出来教室顺便关上了门。

  好像有点不太温柔啊。芦户沉默的看着禁闭的大门心想,一回头就看见对自己发出wink的丽日,娇俏的比了个“ok”的手势。

  可爱暴击。


  八百万把亮起来的手机屏幕关掉,询问梅雨:【是否确认轰焦冻离开教学楼。】。从楼梯口慢慢往教室走的梅雨回复道:【报告八百万长官,确认轰焦冻一离开教学楼。】

  八百万举起手,五指并拢弯曲,再扭头冲身后的两位做了个口型:‘行动’。耳郎点点头,叶隐——抱歉,没人看见叶隐点头。

  耳郎大大咧咧的推开门,冲里面喊道:“爆豪在吗?有女生找哦。”

  

  绿谷被贯彻整个教室的声音吓了一跳,戳了戳放在自己桌子上的爆豪手臂:“小胜,有女生找哦。”

  爆豪不耐烦:“不去。”

  八百万:“不去,可不好呢。那个女生现在在操场等你。”

  爆豪不耐烦的看过去,正巧看到绿谷羡慕的看着爆豪胳膊上的肌肉线条,流畅的线条把穿着制服的胳膊甭的紧紧的。捏了把绿谷圆乎乎的脸:“废久,哪里看呢?”

  绿谷蹭的一下红了脸:“小……小胜还是要去跟女孩子好好说的。女生的表白往往都是下来很大决心才敢的……”

  “小废物话题转移的不错啊。”爆豪心情明显变好,离开位置,“在哪里。”

  “什么?”耳郎正在和丽日打赌哪位会先追到绿谷,她正准备用青梅竹马才是王道打倒丽日竹马敌不过天降这种歪理。

  “操场。”绿谷接话。

   爆豪胜己,态度极差,又掐了吧绿谷的圆脸,不顾绿谷的快要哭出来,力道极大,打下标记,心满意足。

  爆豪前脚刚走,就有罪恶的小手就摸上了绿谷的脑门。


  END.

  扪心自问一下,这是什么沙雕文啊。

   
评论(12)
热度(151)


圈地自萌,勿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