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帽子

[all金]《实习魔女为什么一定要穿裙子?》

*ooc,苏苏苏,傻白甜♡

*乱七八糟的魔幻pore。

*说是all金,我感觉更多的是瑞金……

勉强算点文  @嗷嗷嗷嗷嗷嗷w 给你的,应该有下的文……下的话就是all金了……




♡.

通向中央之地的列车从偏僻的北方呼啸而过。

金手紧紧拔着窗户口把脸贴在玻璃上激动的脸红扑扑的。格瑞无奈的拎着领子把金从玻璃上拽下来。

“金,听着!”

“我在听的嘛!格瑞……”

格瑞照常把瘪嘴的金从手臂上拽下来:“金,杂货铺是早上十点开门,晚上五点关门的。”

“哦哦……不过就一个铺子吗?”

“有很多,但是——”格瑞想起自己去问魔女铺子差点被当成了变态,“魔女铺子只有一个。”

金愤懑的挥了挥拳头:“这是歧视,性别歧视!”

把手张开吧包住金小一圈的拳头,格瑞面不改色的说:“马上就要开学了,下车后会有魔女来接你。”

金把整个人砸进格瑞怀里,蹭了蹭:“格瑞你不陪我去吗。”

格瑞的面部肌肉差点没控制住:“我是巫师,巫师和魔女是分开来住的。”

“是嘛……”困极了的软糯声音在金嗓子里咕噜了圈在吐出来,昨天激动的没睡着再加上激动的一上午的神经。如今隔着玻璃,在太阳下翻出来晒着,困倦自然而然产生。

格瑞小心的把小声打着呼噜的人放在铺的极为软实的窄小床铺上。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书。

——《魔女的自我修养》




♡.

当金被格瑞捏着鼻翼缺氧醒来的时候,列车门已经开了。金洗了把脸,啪啪清脆两下,拍醒了冒着瞌睡泡泡的自己,肚子饿的咕咕叫。

拉着行李箱,在毫无秩序的车厢里举步维艰的前行着。金从缓缓行驶过来的堆放着成堆零食的推车上抓了把人脸糖豆子不顾糖豆子的惨叫就往嘴里塞。

饿的恶心总想吐的感觉总算压下去了点。第二层是抹好果酱的面包片,金不太感兴趣。从偶尔过来的推车上是不是抓着各种千奇古怪的零食——芥末味的肉干,甜的让金差点没吐的坚果,半冷半热的牛奶……

格瑞把周围挤过来的人流挡住,慢悠悠的开口:“这上面的都是“玩具零食”提供的。”

吃了个半饱的金哭丧着脸:“格瑞你不早说!”玩具零食,一家以恶搞零食出了名的餐饮店。

“我上车的时候没说过吗?”

“啊啊啊!你——刚才不提醒我!!”

“……”好吧好吧都是我的错。格瑞叹了口气,对蹬鼻子上脸的金持保留态度。




♡.

“格瑞!啊啊啊啊!!”金紧紧搂着格瑞的腰,快速在天空飞过的扫帚造成的气压让金只能大喊大叫才能让格瑞听见,“还有多长时间!”

金平时里面清脆的声音传到格瑞耳朵里面听上去模模糊糊的,像是原来的声音没跟着飞过来停留在上一刻说话的地方了。

格瑞沉默着加速了飞行速度。金感觉自己耳朵嗡嗡响,面部肌肉纵使有格瑞施的保护魔法也没阻挡住疯狂挤压过来的气流。

金慌慌张张的点着脚尖从扫帚上下来,唔唔唔的问垃圾桶在哪里?格瑞没忍住翻了个白眼,指了指拐角处闪着光的银色垃圾桶。

一番大吐特吐后,金接下了格瑞带来的水漱了漱口,吐在飘着的袋子里。格瑞咬着魔杖中间,手在空中打着结,在食指和大拇指捏在一起向垃圾桶的方向一划。

金大张着嘴巴——据说可以让嘴里的腥气跑掉——两眼放光,口齿不清的日常吹格瑞:“格瑞,你好腻害。”空中的袋子如同后知后觉一样才慢悠悠的把自己扔在垃圾桶里。

格瑞递了张纸,不忍看傻乎乎——口水都要留下来——的金:“你在登格鲁骑扫帚没晕。”

“对呀对呀,我也很好奇啊……我怎么会吐呢……”金擦了擦嘴,把纸揉成一团网垃圾桶里面扔。

金也很想骑扫帚啊。

但中央之地只有准巫师和准魔女才能在中央之地骑飞天扫帚和施魔法。

值得一提的是,格瑞叫来的魔女因为种种原因而没来——也就是说,格瑞被放了鸽子。

两个人在进杂货铺子里面的时候金才想明白:“格瑞,肯定是你驾驶的太烂了!等我考了准魔女证我就可以带你骑扫帚了!”

格瑞:你这么快就代入了角色,真是难为你了。

“到了。”

金还在滔滔不绝的幻想着自己比过格瑞的情景,就猛然被打断。打个比方,就好像打嗝没打出来卡在喉咙里面不上不下,格外难受。

金委屈的摸了下鼻尖——我都快想到格瑞叫我大哥的情景了!

格瑞看金一副生闷气的样子就明白他在想着什么了,更无奈了。从裤子口袋里面掏出最后剩下的颗糖果—— Lovehearts。

格瑞把糖塞进金手里面,叩叩门等着铺子主人打开门。

金好奇的看着印着爱心形状的的糖,以及中间糊了的字体。塞进嘴里动作快的像是怕周围人把糖抢走。

门吱嘎吱嘎的打开,开魔女铺子的是一个年迈的朱莉安娜女士,微微驼着背,年迈记性不太好,被人评价——对制作魔女裙子有着别样的热情。

“朱莉安娜女士,下午好。”格瑞向这位年迈却富有名气的魔女微微弯腰鞠了个躬。

“哦呀,我亲爱的小巫师,下午好。”朱莉安娜女士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容,她接过格瑞的围巾帮忙挂在衣架上。

“你是带着你的小女朋友来买魔女裙的嘛?”朱莉安娜女士向格瑞眨眨眼,接着便转移了目光紧紧盯着他身后的金。

什么小女朋友。吃完糖的金吧咂吧咂嘴回味了一下糖果甜腻的味道,茫然的拉着格瑞衣角。

格瑞把金的手拂下去:“对,是来买裙子的。”

朱莉安娜女士没继续追问下去,拿着卷尺把金拉进来,作势往她身上比划:“来量量身高,腰围,肩宽……”

金红着脸——他从来没接触过除了姐姐以外的女性,拼命推拒着朱莉安娜女士的靠近。朱莉安娜女士无奈的看了眼一溜烟窜到门后面的金:“你自己知道吗?知道的话报一下好了。”

“算了吧…… ”格瑞无奈的叹了口气,把本子从朱莉安娜女士的柜台上摊开,飞快的写下一串串数据,“朱莉安娜女士——数据我写在这里了,麻烦你找找看——你知道的,马上就要开学了。”

“如果没找的话那就是你们的错了。”

打开眼镜盒,朱莉安娜女士拿出她的那副长久不用的金边眼镜。眯起眼睛看本子上字时显得又细又长。

格瑞一回头就看见金往装满咖啡的瓷杯里面倒方糖块,扑通扑通跟下饺子一样。无奈的把方糖罐子拿走,“你尝尝看吧,朱莉安娜女士这里的咖啡一点也不苦的。”

“我的小巫师,你的字可真有够难以辨认的。”朱莉安娜女士嘟嘟囔囔的在挂起来的裙子上翻找,保养得当的手没有普通老年人的干燥皲裂,小心的从自己制作的每条裙子里——上裙边挂着的标签——上面贴近金身体数据的裙子。

朱莉安娜女士从挂着的裙子里抽出裙子,满意的点点头,“穿上还是看,我可爱的魔女——男生。”

金接过裙子,鼓着腮帮子,试图用眼神向格瑞表达自己内心是格外不情愿穿裙子的。

“你要知道,实习魔女是没有不穿这个的资格的。”格瑞说。

金一下子失落起来,懊恼自己怎么会是魔女,抱着揉成一团的紫色裙子往试衣间一步步挪。一步三回头,眼神泪汪汪,试图温暖一下格瑞硬邦邦的心……

朱莉安娜女士在碰的关上门后,询问格瑞:“裙子还要我做吗?”

“是的,女士。他总不能一个月里面只穿一条裙子。”学院规定——实习魔女一个月只有一次出去的机会,除非节假日以及特殊的节日。

“哦,我的上帝。”朱莉安娜女士对学院严苛的制度不敢苟同,“他们一直这样,不许这样不许那样,所以我最后没有继续读下去——现在也只能卖卖魔女裙子了。”

“嗯。”格瑞对这些不太在意,他优异的成绩因此让他有了很多特权。

“他是男生?”

“金的监护人去世,差最后一步手续,不能从魔女改到巫师。”

朱莉安娜女士格外惊讶:“你花了多长时间办完前面的手续?”

“一年半。”

更改信息这种事情要做的手续格外繁琐,普通人光填完信息——第一项手续——等通知也要半年左右。朱莉安娜女士对长老院磨磨唧唧的态度一直很不满。

朱莉安娜女士没多过问,在心底给格瑞加了个“一位优秀的巫师”的标签。向格瑞询问了试衣间小男生需要的裙子样式,结算清楚并付了一半的定金。

格瑞坐在硬邦邦的实木椅子上,朱莉安娜女士据她所说——她很少闲下来,她太忙了,有那多衣服需要她整理和清洗。并以“笨手笨脚的男生”拒绝了格瑞的帮忙。




♡.

金在试衣间不情不愿磨磨叽叽的脱下自己的衣服。

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拎起来两个角的小裙子——咋穿??

拼命回想起当年姐姐当年给他穿裙子干净利落的手法。

——哦,先把两只手套进去,在钻头……

两边一样的是袖口。金没忍住,默默吐槽起袖子那么——————大打斗的时候不会扯破吗?

朱莉安娜女士找的裙子裙摆很大,却没有裙撑和臀垫——仅仅依靠一层又一层轻薄的裙子叠起来。

朱莉安娜女士对这种设计格外在行,她极其喜欢可爱的实习魔女转起圈来如同大朵大朵盛开的花毛茛——每一位魔女都知道她喜欢这种花。

金做好心理准备出来的时候,格瑞已经续了五杯咖啡了。朱莉安娜女士对咖啡来者不拒的格瑞添的一直是自己不太喜欢的苦咖啡——对于回收和利用朱莉安娜女士格外在行。

因为裙子长到膝盖,金便把自己的裤子穿在里面,这才愿意出来。否则,金可能打死也不会出来。

“如果不是你是个小男生,我肯定会拍下你到照片贴在橱窗里面。”朱莉安娜女士围着金转了一圈又一圈,她笑眯眯的夸赞金。

金脸腾地一下子红了:“没有没有。朱莉安娜女士您过奖了。”

朱莉安娜女士动作小心的把巨大的帽子戴在金的头上,摆正。金点了点头,眼睛不住地向上瞄:“格瑞格瑞,这帽子好大啊!!我都看不见天花板了!”

格瑞拿着朱莉安娜女士递过来的围巾,没理金的兴奋——看上去,他似乎已经接受了魔女这个设定?

“金——是吗?你是准备穿着回去,还是要换下来?”朱莉安娜女士如愿以偿的拍下了金的照片。

金刚准备去试衣间换上自己的衣服,就被格瑞打断了:“那,下个月再见。祝你身体健康,朱莉安娜女士。”

朱莉安娜女士伸出食指在上方画了个圈,试衣间里面的衣服被无形中放进来袋子里:“别忘了拿走你们的衣服。同时,祝我未来的两个大魔法师们心想事成。”

朱莉安娜女士看着金脚上的运动鞋,一拍脑袋:“果然是年纪大了——鞋子,你们还没有买鞋子和袜子!哦,我的天。”

金顺势停下脚步看向格瑞眨巴了一下自己蓝色的瞳孔,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我真的不能把裙子脱了吗?”

“你要住的是魔女学院的宿舍。”言下之意是,只有魔女——包括实习魔女和准魔女——能进的去。

金不自然的拉了拉裙子下摆——他在试衣间里数了数有十八层。

因为穿了裤子并没有裙底凉飕飕的感觉,但边缘缝上去的一节节细碎的蕾丝边扎的金膝盖上面点皮肤痒呼呼的。

朱莉安娜女士快速瞄了眼本子上格瑞写上去的鞋码,便用悬浮咒语让自己漂浮起来,在墙壁上面镶嵌着的鞋柜不断重复着——拿出鞋盒查看鞋码和款式在塞回去的动作。

“让我看看——36……不是,34……太小了,43……哦,那个魔女的脚那么大!这双,对就是这双!”

朱莉安娜女士和所有上了年纪的女士一样唠叨,在一些情况下会自言自语的低声讲话。

朱莉安娜女士抱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在金周围绕着圈,眼神亮晶晶的——似乎对于她来说,没有什么比自己劳动成果遇上对的人更完美的事情了。

金打开盒子,鞋子安安静静的放在里面——那是双如同喇叭花开口一样的鞋子,尖尖的鞋尖微微向上翘起。金对粗短的高跟敬而远之,磨磨蹭蹭的脱了鞋子。

格瑞看看天都快黑了,无奈的屈膝蹲下,一把抓住金小巧的脚踝:“别动。”

金胡思乱想——啊,这是不是就是姐姐说的总裁文标配。在看了看比划着给他穿上鞋子的格瑞,胡乱挣扎起来——虽然这并没什么卵用。

鞋子穿好后,朱莉安娜看着花口伸出来纤细白皙的小腿,和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金。格瑞熟练的选了几个平跟或者短跟的鞋子。

在格瑞掏出钱付的时候,金感觉自己家就好像被自己的竹马养的女朋友了。

金:哎,就这样吧……






tbc.

所以说为什么实习魔女要穿裙子?

当然是因为没有男孩子。




真·tbc.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鬼系列……大概因为哈利没看完,有点格外单纯的想看穿魔女裙裙的金所以就写出来这个了……

人生废狗狗系列。

可能让小天使失望的是——可能all金就只能有嘉瑞金了……〔土下座。

   
评论(14)
热度(170)


圈地自萌,勿扰。